返回首页 | 教研活动 | 名师讲堂 | 悦读经典 | 德育论坛 | 随笔案例 | 主题班会 | 展示空间 | 课题研究 | 工作室成员 | 数据统计 | 在线答疑
 
课题研究  
陈立军
目录: 课题研究

更新: 2015-10-3 6:35:16

浏览: 404

【原创】陈立军:一次走心的游戏
 
 

一次走心的游戏

   陈立军

负责寝室管理的班干部魏向我反映:413寝室的卫生又出问题了。在三番五次地为这个寝室的卫生问题烦心之后,我决定和她们来一场走心的游戏。

游戏前:我们有点紧张还有点害怕

这天,离晚自习下课还有20分钟,我把413全寝的同学请到了办公室。她们脸上写满了“紧张”。我笑着请她们一一坐下。看着办公桌上摆得整整齐齐的卡片(有四十张卡片,卡片上写着一些表达人类共通的感受和需要的词,如“紧张、喜悦、难过、焦虑、合作、信任、休息、秩序、温暖、自信、理解、目标、支持、自由、空间”等),她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卡片上,紧张情绪有些缓和。可是我仍想问问她们来办公室的心情。人一放松下来,就不再拘谨,不再有太多的顾虑。率性的寝室长开口了:我有点害怕。我担心您这次又质问我:作为寝室长,你有没有以身作则?到底有没有提醒督促寝员做好……

谢过寝室长口吐真言后,我点了海艳,海艳“唉”了一声,真的好紧张。毕竟是我们没有做好,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老师给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也总是无济于事……

学生的回答在我的意料之中:为了413寝室的卫生,我寻根究底,献计献策,给学生带来的满是紧张和害怕。细想,原因可能有二:作为老师,我总认为,一个学生,做好自己责任范围内的事,是理所当然的。但学生是人,小集体(寝室)是由人组成的,人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决定了一个事情很难依既定的纪律、规则和责任完成好。而老师只根据纪律要求,规则规定,责任范畴等问责于学生,结果问题没能解决,还强化了双方的负面情绪,学生也就不把自己该负的责当回事了。其次,当学生(集体)出现问题时,老师越俎代庖,很快给予孩子建议。以这种方式处理孩子的问题,孩子再犯的比率极高,这间接促使学生不能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任,因为老师的建议是他(们)不想做或做不到的,更有可能是他(们)根本不认为这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想,是该走进学生心灵的时候了。

贴心游戏:体验感受,表达需要

我跟大伙说,今天我们一起来做一个游戏。卡片已经摆好了,先来熟悉一下游戏规则和程序:

1、寝室长简要说说半个多月来管理寝室的情况,说完后体会自己的感受,然后说出自己最真切的感受。其他寝员不询问、不分析,静静体会寝室长的感受和需要。

2、其他寝员开始递卡片(反馈)(每个人递卡片最多2张):(轻轻地)对寝室长说:***,你感到   ,你需要(看重、渴望……)   ,是吗?寝室长不用对反馈者(寝员)作肯定或否定的答案,不论是否贴心,都接过卡片,并用心体会寝员递上的卡片和反馈的话对自己的触动。

3、寝室长反馈:寝室长根据刚才接受卡片时自己受到触动的强弱将卡片排序,然后反馈给所有寝员:我发现,我感到   ,我真的需要(看重、渴望……)①   ,②   ,③   。在这一阶段,联系到自己真正的需要后,可反复默念我需要   ,来体会自己内心的渴望。

4、分享体会。寝室长分享:自己此刻的心情以及在活动过程中心情的变化。

游戏开始了。

首先,寝室长陈述了半个多月来应对寝室卫生问题的一些事实后,她选择了“难受”。她难受的背后有怎样的需要呢?婕率先挑了一张“和谐”,递给可依,说:“可依,你感到难受,你渴望‘和谐’,是吗”?可依接过卡片,若有所思。接下来同学纷纷给可依递上了“自信”、“温暖”、“支持”、“理解”等卡片。这时,两个同学同时瞄准了卡片“合作”,同时出手各拿住“合作”的一半,面面相觑中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寝室长最后收到了8张卡片:自信、温暖、和谐、合作、秩序、目标、支持、理解。可依细细地排着手上的卡片,有点动容:“谢谢大家递上这些卡片,做这游戏前,又被陈老师请到办公室,我心里真的很难受,但现在我感到特别温暖。是的,我需要老师和同学的理解与支持,而我最需要是我们大家的团结合作。她扬了扬手上的“合作”,继续说,这样,我才会更有自信地建设好我们的寝室……室友们静静地听着,没说话。

接下来是寝室成员代表杨阳。杨阳依上述步骤陈述感受,表达需要,最后,她说,之前我们总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做卫生,毕竟被寝室长教训的感觉不是很好。以后,我一定会认真做好值日。

此时的我才强烈地意识到,虽然之前每次只是问责寝室长,但被指责批评的寝室长很不高兴,于是如法炮制甚至变本加厉地去责备室友,大家闹得很不愉快,带着满腔的委屈和怨气行事,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最后轮到我了。我说出我的感受:无奈。学生们积极地递给了我“理解”、“温暖”、“和谐”、“信任”、“接纳”等近十张卡片。我微笑着接过卡片后,说:“谢谢。你们真的善解人意,这些都是我的需要。如果要陈老师自己去选,我最想要的是“关心”。我从桌面上挑出“关心”这张卡片,拿在手上,继续说:“我选‘关心’有两层意思,一是需要大家明白对寝室卫生要求的背后我对大家的关心——为之计深远的关心。学习上的帮助,生活上的照顾等大家很容易感知到,可是希望大家做好寝室卫生的背后所表达的关心不知是否有所体会?其实,希望大家做好寝室卫生,不全是学校对寝室卫生有要求,更是希望大家培养秩序意识、责任意识,合作意识与能力、让优秀变成一种习惯……这些良好习惯和优秀品质会让你们受益终生;二是希望大家能够懂得从另一角度去关心人。我知道你们很关心我,平时老师有点小感冒什么的都问长问短的,这当然是老师所需要的,老师还需要大家能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好,你们做人做事的成长与进步就是对我的最大的关心和安慰……

第二天上午有学生告诉我,原以为陈老师会把我们痛骂一顿,没想到会是这么愉快的交流,感觉信心大增。其实,寝室卫生总是出问题,我们何尝不着急呢?回到寝室,室友们都表示一定要团结协作将寝室卫生做好,今天我们都起得很早,全寝一起动手搞卫生……

从学生的反馈中我了解到:这次卡片游戏,彼此真诚言说了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和需要,并在耐心倾听对方的感受和需要中达成了理解和共鸣,心动并且行动了。可是心动且有行动就一定可以从此“西线无战事”么?

游戏后:再度紧张,见证成长

有了这样愉快的交流和交流后学生真切的认识和切实的行动,谁都会认为413寝室的卫生应该不会出问题了,至少第二天不会出问题了,可是,事实是怎样的呢?

一位同学这样记载:

中午,我们乐颠颠地去看寝室卫生评比栏,全傻眼了:属于413寝室的那一栏圈圈点点有好几条。这一消息无异于五雷轰顶,大家的情绪很低落,明明这么努力,为什么会这样?昨晚还信誓旦旦地跟陈老师说寝室卫生一定不会有问题了,可是今天又出了这么多情况,该怎么面对陈老师呢?她还会信任我们吗?更苦恼的是,我们要怎样细致认真才能达到宿管老师的要求呢?寝室长把室友们叫到一起商量,大家一致认为,得跟陈老师说明情况,表达我们的歉意,并请教陈老师怎么做才能做好。

是的,第二天下午放学后,寝室长带着413所有同学走到我身边,郑重其事地站成一排,一齐向我鞠躬道歉。一头雾水的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后,太感动于她们的诚意与努力。我与每一位同学拥抱,然后询问她们有什么主意,准备怎么做?学生七嘴八舌:找宿管老师问明情况;注重细节;高标准严要求……我心喜:只要真正想做好一件事,人人都是点子大王啊。

第三天,第四天……优、优……不仅如此,孩子们在这一过程中有了很大的进步与成长。

欣在周记中写:

谢天谢地。黑板上的“劣迹”不复存在,中午我因参加社团组织的趣味运动会没能看到室友们欣喜若狂的场面,但看他们喜不自禁地“奔走相告”,即可略知一二。终于我们也可以做到完美无缺了。这份欣喜不亚于学样放假,而且是放长假。当然,这一切离不开室友们的合作,还有寝室长的身体力行,以身作则。

敏更是无限感慨:

“记得陈老师跟我们提到过做好寝室卫生的意义,当时我还真不知其重要意义何在?不过,从这些天我们做寝室卫生的过程中,我真的学到了很多。比如说,做完游戏的第二天早上,我们真的十分尽心地去做了,却没有满意的结果。我们的学习生活不也是如此?有时候我们付出了很多努力,结果却还是令人失望。虽然感到失望,但我们不会放弃,调整方法策略继续以认真的态度完成,力求完满的结果。

又如今天我值日,因周末产生了比平时更多的垃圾,昨晚又忘了提前做好一些工作,一早起床就有点手忙脚乱。正忙乱的时候,我发现,春丽在帮我拖地,海艳也帮着摆好桶子,她们的热心给了我内心很大的触动:春丽和海艳的帮助不只是体现了她们乐于助人的品质,同时也让困境中的我感觉到“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从而拥有更大的勇气和力量。

……

过后我想,如果那晚的游戏没能真正触及她们的心灵世界,她们会不会集体如此认真地关注此事,会不会在又出现纰漏时集体出动来向老师道歉(虽然我认为大可不必),如果不是那晚的游戏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她们内心真正的感受与需要,感受到了她们的十分诚意与努力,在第二天了解到413寝室卫生又“劣迹斑斑”时,我能如此心平气和甚至满怀感动地理解谅解她们的又一次“过失”吗?当彼此都能更多地站在对方考虑,向对方的心灵靠近的时候,那不仅是事情的圆满,更是生命的愉悦。

严格说来,这不算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游戏,而是一次非暴力沟通的过程,是借游戏形式在师生、生生之间进行的一次体会感受,表达需要的心灵沟通的过程。

非暴力沟通有一个基本概念——一个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满足自我的需要——但这并不是当下的主流思想。如果我们在观察学生时能理解这一思想——我们就会了解到,学生对我们所做的事情,是他们所知限度内,能够满足他们自身需要的最好的方式。作为老师,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认识到,要满足自身的需要,还有更有效的更好的方式,非暴力沟通的方式就是其中的一种。在与学生以非暴力沟通的方式进行游戏活动时,我并没有表现出无能为力,也没有采用压倒学生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需要,而是采用一种“协作”的方式——以一种平和理性、温暖友好的方式,从感受与需要的角度和学生联系起来,与学生建立一种“合作的伙伴关系”,引导学生“增能”,提高自信心,增强责任感,产生了惊人的效果。

圣雄.甘地说:“我反对暴力,因为当它看起来在行善时,这善是短暂的,它所产生的恶却是永久的。”对教育而言,外在的强制,机械的给予,硬性的灌输都带有暴力倾向,对学生的成长是不利的。只有远离暴力,深切体会学生的感受与需要,建立心灵的连接,才能使学生获得长足的进步与成长。

 
版权所有:陈立军德育(班主任)特色工作室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书香路明德中学 电话:0731-88237455 邮箱:cljdygzs@163.com